各位江湖再见。

我老板想追我室友怎么办(完结)

Day 32

唉。

这帖子就到此终结吧,我什么都不想说。

day 36

今天上午发现我的私信快被你们刷爆,我和老板没有人身危险,你们放心。

唉,算了,还是说说最近发生什么了。

元旦一结束我的腰就好了,赶着年末和老板出差,定酒店的时候恰好没有单间,只有情侣间,当时我想两个大男人凑合凑合也没什么的,就没太在意。

我感觉老板就是在借着公务出来玩,那两天带我几乎快逛遍这个城市,晚上还帮我做推拿,我当时内心感激的不行,心想我真是遇上世纪好老板,完全忘了他以前事比龟毛的形象。

事实证明我真是太他妈甜了。

当天晚上应酬的时候一直给老板挡酒,挡着挡着就神志不清了,再醒来时老板在浴室洗澡,我全...

老板想追我室友怎么办 3

快完结了

Day 15

这么久没更贴,不知道你们还记不记得我,我前天把腰给扭了,现在还在床上躺着。

最近发生了很多事情,楼主身累心更累,我慢慢说吧。

腰扭之前一直被老板压榨加班,还要抽时间应对元旦晚会,我空闲时看过你们的回复,没什么有意义的东西,甚至还不止一个人问我猫会不会拉屎,猫屎屎臭不臭,我统一回复下,你们想多了,猫屎挺臭的,猫不是那种拉粑粑都是草莓味的小天使。

我们公司每年都要搞个迎新年的晚会,老板强制每个人都得参加,我因为去年唱了首《男人花》,被老板禁止今年元旦再唱歌,我实在是没办法,和李xx还有其他两个男同事组建了个临时组合,自称为F4。

毕竟除了李xx我们剩下三个大老爷...

老板想追我室友怎么办 2

Day 2


很不负责任地告诉大家,我要大概偏题了,昨天我刚确定老板和李xx的关系,今天就开始动摇,我感觉他俩有一腿,但又总感觉哪里不对,但我不知道原因。总之先统一回复一下各位的问题,再说说事情经过。


1.关于我和老板:我们公司坐标于某个一线城市,竞争很激烈,我非985,211出身,能得到这个工作十分不容易,鉴于老板是那种在百度百科上能搜到的人,具体情况不好透露,北上广你们随便猜吧,我们老板曾经上过某个娱乐杂志上的黄金单身汉榜单前十,自己体会。


2.关于我为什么总是强调自己是直男:我只是想突显下我和老板性取向不同,防止你们刷我搞基,结果没想到适得其反。


3:关于李xx:李...

老板想追我室友怎么办?

想到哪写到哪,想写个霸道总裁的故事

day 1


楼主男,直的(重点),老板是金融圈子里比较出名的大佬,性格出了名的事比,事情有点复杂。


事情源于我前几天过生日,有几个朋友给我邮了只美短,今天中午刚到,我当时没想到他们会送猫做生日礼物,直接填的公司的地址,我当时忙着年终企划,把快递放到办公桌上,就没怎么注意。老板巡逻的时候一直盯着我的桌子看,我和老板平时交际不多,这是我第一回博得他的关注,老板这人平时特别严肃,我害怕被他找茬扣年终奖,紧张了好一会子,愣是没发现哪有问题。


等老板在我面前转了不下三回,我才发现我的文件夹在抖。


我是个唯物主义者,并不相信神魔鬼怪,当时脑子短...

【瞎写】窃脸人(唐七,黑,慎入)

最近三三又在我眼前刷刷刷个不停。
以前写的文放这儿存存

0

我叫唐七,是个窃脸人。

1

正如我的职业所言,我天生无脸无皮,修得一手好易容术,因故,江湖上也叫我唐老七无脸人,江湖榜上位列第三十三,与我师兄二人郭四秦五齐名,并称窃脸三少侠。

这世间,就没我们窃不来的脸。

不知我两位师兄是否还记得,我窃了太多的脸,现如今这皮囊也不知是从哪里窃来,总而我是不大记得我原本的相貌了。

郭四是入我们行当较早的一位师兄,他天生侏儒,比寻常人要矮上半截,极其喜欢将自己窃为八尺高汉,且一次高过一次,近些日子来,我也只及他假膝盖,说话仰头过久亦会脖酸。

他天生见不得比他窃完脸高的人,即使见到了,他总要...

【百合】Story:Snow(白雪公主,黑童话,完结,HE)

相较之第一个故事构架成熟了很多
这回是真的在尝试黑童话了,白雪应该叫黑雪,到最后也没白,她的纯真,只有面对克里斯缇娜时才会存在
玛琳菲森其实是个受
下个故事可能写养成年下的美女与野兽
关于小红帽的斗篷,白雪透过魔镜预知兰姆会爱上小红帽,因此偷走了他的斗篷,但是也是因为偷走斗篷间接导致兰姆和小红帽的相遇,所以一旦预知未来就不可逆转了_(:з」∠)_

1

但凡是人,在这个环境里,迟早会疯。

而克里斯缇娜不会,她有着无比强大的神经,和乐观态度。

克里斯缇娜穿着并不合身的晚礼服跳着她并不熟悉的交际舞,任凭国王的客人对她上下其手。

如果可以,她真的想一箭射穿他的喉咙,她想。

“你死去的母亲不争气,没...

朕不举了怎么办?(汤姆苏嫖文,一觉醒来一万个人都对陛下的屁股有想法)

朕有一个很苦恼的问题。

昨日是朕的封妃大典,朕抱着新册的容夫人正准备红被翻浪大干特干之时,朕不举了。

这不仅涉及到皇家颜面,还涉及到朕身为男人的尊严。

朕黑着脸推开容夫人,沉默了三分钟,胯下小皇帝还软趴趴,毫无动静,毫无声息,如朕一般沉默。见到美人便雄赳赳气昂昂的它,没动静了。

容夫人吓得大气不敢出,她跪在龙床上,不敢抬头看朕,低头就就恰好能看见朕不争气的小皇帝,朕下意识捂住裆,忽然觉得此举不甚丢人,因而又收回手。

场面一度十分尴尬。

朕道:“朕今天突然累了,你先回去吧。”

容夫人磕头如捣蒜,跪着床脚倒退,震的朕的龙床一颤一颤,震的朕的小兄弟也一颤一颤。

她怎么被打包来的...

© 雁归鹿门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