各位江湖再见。

兰姆尝试活动了下被镣铐锁住的双手,粗糙的金属内壁将他的腕子磨的通红,唯有腕处的微微疼痛,才能让他确信自己仍还活着,他总是不后悔自己所做的一切,不论他是否遵循了身为人臣的原则,他都不觉得自己曾经有错。他轻轻撂下眼帘,舒缓了些酸涩的眼角,他确认这结果的确是合乎他的心意,他做的问心无愧,又侥幸没有死,与人相处来比,战场他是不惧的,总归是个好归宿。兰姆再转过神,余光无意扫过随着马车前行而飞逝的丛林,他看见一抹暗淡的、翠绿色的光芒闪烁杂草之间,那光芒绿盈盈地投到兰姆身上,引得兰姆再也挪不开视线,盯着那只光芒看。

光点只是闪了闪,稍纵即逝。像狼的眼睛。

这个想法只是微微冒了个尖,就被兰姆自嘲愚蠢后猛地掐断。他是这个大陆最熟知野兽的猎人,他天生与狼共舞,他比谁都了解这深林的杀手,深秋的狼群应早已迁徙至大陆的南方,他们不会因任何原因停留,大部分伤残病弱的狼都将在迁徙中化作天地一粟。这不是老狼的眼睛,老狼他见得够多了,它们已半步塔上地狱,它们的眼混浊朦胧,眼睑处结了一层厚厚的、乳黄色的膜,混杂着无所依凭的眼神,眼中一片死气。

兰姆听见了一声如同新生婴儿般的啼哭,那几乎是从嗓口挤出的声音,破碎地交织风中。引得车厢中的人闻声爬出,是领队者笛夫,他佝偻着腰,撂起半只褶皱的、如同枯叶一般的眼皮,黄豆粒大小漆黑的瞳孔在狭长的、混浊的眼眶里打转,他叼着烟袋,双腿因风颤抖,他用枯瘦的手抓住兰姆的肩膀,仿佛是意图寻个支撑点。兰姆却清楚笛夫的手如同钢筋,那双手几乎攥折了他的肩膀,他如鹰一般,用他精明的小眼睛环视四周,稳稳地支在他肩上。

评论
热度 ( 1 )

© 雁归鹿门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