各位江湖再见。

本章有车,车见下一条

6

李晓明自打从宁远家回来后,交上去的辞职信一直没回应。

宁逸表示人事调配这事由宁远管,他不掺和。

言语之间充斥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踢皮球罪恶思想。

李晓明他妈知道李晓明辞职后,对李晓明进行了严肃的电话批评教育,并开始着手安排李晓明闲暇时间必不可少的日常活动,相亲。

李晓明最近过得很不好,无论是心理上还是身体上,他都很痛苦,一想宁远就痛苦,不想宁远的话更痛苦。

这种痛苦一直发展到李晓明对着硬盘里的女神毫无波澜,甚至有点想笑时,达到了顶峰。

李晓明痛苦地睡觉,并不太痛苦地梦见了宁远,最终痛苦地洗内裤。

他觉得自己一定是长时间没接触女孩子的原因,他决定去认真相亲了。

李晓明打好领带,穿的西装笔挺,特意抹了发胶,他往后梳发弄了个背头,多了几分成熟的气息,配上天生的娃娃脸,极具魅惑力,足足让程硕看的眼睛发直,直接掰断了根筷子。

程硕由衷地赞叹:“你这真是太他妈的骚了。”

李晓明莫名被戳到了痛点,说:“你不要说的这么gay!”

程硕一脸懵逼:???

宁逸愤愤地看了眼李晓明,将程硕揉在怀里,说:“程硕就是gay。”

程硕:???

三个人之间升起了莫名其妙的硝烟,以程硕掐着嗓子的尖叫声结束:“逸哥,你再这么勒着我,我就挠你。”

宁逸讪讪地收了手。

李晓明明里暗里被宁逸怼了一通,去西餐厅对女孩也不是太热情,被姑娘嫌弃个底朝天,亏得李晓明人帅声甜气质佳,还懂得护肤养颜,才没让姑娘转头就走。

俩人聊到了新出的斩男色,一时交谈甚欢,气氛变得微微融洽。

李晓明觉得这个势头很好,还没来得及展开交流,就看见了宁远。

宁远进来和李晓明视线对了个正着,二人尴尬地赶紧挪开,又偷偷摸摸地相当默契地看了彼此一眼,视线又对了个正着,一时尴尬气氛无以复加,宁远和李晓明都红了脸,李晓明连女孩子说什么都没听清。

李晓明内心波涛汹涌,痛苦地恨不得以头锤墙。

宁远带着一个面相清纯的男孩子,两个人进来本是卿卿我我,看见李晓明后宁远伏在男孩腰上的手瞬间弹开,俩人特意选了个角落落了座,却还是被李晓明清清楚楚地收入眼中。

女孩子问他:“李先生,是不是呀?”

李晓明一心扑在宁远身上,哪知道她问的是什么,心想顺应女孩的问题总没有问题,便答:“是。”

“刚刚那个是你前男友?”女孩又惊又喜:“你果然是gay?”

李晓明:???

他完全没搞清楚这姑娘到底脑补了一场什么大戏。

女孩道:“我懂,我也是被老妈逼着来的,我没敢跟她说我女朋友的事,大家都过得不容易。”

李晓明手里还攥着叉子,一个没拿住,就把叉子扔到了盘子上,发出清脆的磕碰声,他后知后觉地说:“你……你是les?”

女孩子耳根微微发红:“对呀,我们可以装作情侣试一试。”

李晓明大脑一片空白,只想冷静一下,说:“抱歉,我去个厕所。”

李晓明没法抽烟,就洗了把脸,对着镜子发呆,脑子里总是想着宁远搂着男孩子进来的场景,心里十分痛苦,不去想宁远,心里却更痛苦。

他又想起了自己坎坷的相亲旅程,痛苦地捂住了脸。

李晓明捋了下自己的情绪。

不巧的是宁远这时也往卫生间走,看见李晓明,又欲在李晓明不注意的时候退出去,那个男孩子比宁远先进来,说:“你不去厕所吗?”

李晓明条件反射地抬头,看见了满脸尴尬的宁远。

李晓明说:“咱俩得谈谈。”

宁远是被李晓明强行拖到厕所单间,宁远打了个手势示意一脸懵逼的男孩先走,便大爷似的坐在马桶上,一点也不惧李晓明,问:“你想干嘛?”

李晓明双手抱胸,说:“为什么不给我批辞职信?”

宁远红了脸,支支吾吾地踢皮球:“这……这得请示我哥……”

李晓明:“你哥说他不管这事。”

宁远不说话了,他也不知道他要做什么,只想先吊着李晓明,等他想明白了,再慢慢处理。

李晓明见他不言语,知道肯定有鬼,又说:“那天的事是我不对,你也没必要躲着我……”

宁远气红了眼:“你不要再提了!”

李晓明看他发红的眼角,心头微微发软,也不知怎么回事,脑子晕晕乎乎的。

李晓明红着耳根说:“我,我好像……”

宁远躲闪着视线,不敢看他,不耐烦地说:“好像什么?”

李晓明大喘气地说:“弯了……”

这会宁远愣了。

李晓明说:“我一想到你就难受,你说我怎么办?”

宁远吓懵了,喃喃道:“你怎么办,我又该怎么办?”

宁远本人万花丛中过,从来都是别人喜欢他,让他上的份,头回来了个李晓明,给他开了苞,还让他整天整天的难受。

这李晓明有什么好?除了长的好看,又直又愣,说话还欠,叫宁远看见他就难受。

男人都是下半身动物。

俩人谁也不说话,也不知谁发起的头,李晓明把宁远按倒马桶上就亲,抱做一团,宁远心里还暗搓搓使着劲,想反压李晓明,俩人抱着亲的起劲儿,舌尖紧紧勾在一起,吻的啧啧作响。

评论 ( 3 )
热度 ( 4 )

© 雁归鹿门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