各位江湖再见。

【百合】Story:Snow(白雪公主,黑童话,完结,HE)

相较之第一个故事构架成熟了很多
这回是真的在尝试黑童话了,白雪应该叫黑雪,到最后也没白,她的纯真,只有面对克里斯缇娜时才会存在
玛琳菲森其实是个受
下个故事可能写养成年下的美女与野兽
关于小红帽的斗篷,白雪透过魔镜预知兰姆会爱上小红帽,因此偷走了他的斗篷,但是也是因为偷走斗篷间接导致兰姆和小红帽的相遇,所以一旦预知未来就不可逆转了_(:з」∠)_

1

但凡是人,在这个环境里,迟早会疯。

而克里斯缇娜不会,她有着无比强大的神经,和乐观态度。

克里斯缇娜穿着并不合身的晚礼服跳着她并不熟悉的交际舞,任凭国王的客人对她上下其手。

如果可以,她真的想一箭射穿他的喉咙,她想。

“你死去的母亲不争气,没有为我生下继承人,可是你,总得代替她为我弥补些什么吧?”

“邻国的雅力士国王昨日递了帖子,如果你嫁过去,我们会得到两座城池,你能换到这些东西,就是你的荣幸啊。”

“你已经十六岁了,不要让父亲操心。”

克里斯缇娜坐在阳台栏杆上,将整个身体的重量都交付给栏杆,只要她再稍稍往后靠一点,她就可以摔下去,彻底脱离这个世界。

“你在做什么?”穿着雪白晚礼服的小姑娘轻轻拽了拽她的晚礼裙,她还不及她的腰高,一双黑漆漆,水灵灵的眸子在眼眶里打转。

睫长如扇,发乌如木,肤白如雪,唇红如血,活生生的美人胚子。

克里斯缇娜看了看自己胳膊上的肌肉,帅气地从栏杆上一跃而下,她却忘了自己穿的是本身并不大熟悉的8cm高跟舞鞋,原本的意图耍帅险些酿成惨剧。

是那个孩子撑住了她。

她虽诧异这孩子柔弱外表下如此的力气,但却不得不说:“谢谢,没伤到你吧?如果没有,你能不能……把手从我胸前移开?”

2

听说雅力士国王得知自己第一也是唯一的孩子是个女儿后,没看正眼过母女一眼,首先与当时最邪恶的女巫玛琳菲森做了一个交易。

为了他第二个孩子是男孩,他舍弃了自己的女儿。

因此,上天虽赐予白雪无与伦比的美貌,也夺走了她属于小女孩的纯真。

玛琳菲森带着白雪公主的善良纯真,不知去往何方。

城堡里的仆人都很怕这位小公主,尽管她拥有着超出常人的成熟与冷静,她会用带着倒刺的,特质的长鞭,将她所看不惯的一切抽的血肉模糊。

她会同小动物讲话,她为它们所展现的动听歌喉,也是外表温柔,实则残酷血腥的陷阱。

白雪的心就如她的名字一般冰冷。

任何魔法都需要代价,这就是雅力士国王所必须承担的代价,尽管他并不自知。

3

“你要成为我的继母?”白雪眼里仿佛有星光点点,“太好了,我很喜欢你!”

“大概吧……”克里斯缇娜头痛地揉了揉额头,束胸勒的太紧,她几乎要喘不过气来,“我即将被我的父亲卖给你父亲。”

“卖?”白雪瞪大了眼,几乎是嚷着说出来,“什么意思?你不愿意吗?”

克里斯缇娜赶紧捂住她的嘴,附在她耳边小声说:“孩子,小点声,你要是真喜欢我的话,就别喊出声!”

克里斯缇娜松开脸颊通红的白雪,也只有她脸红的时候能像个普通小孩一样,而不是瓷娃娃,她捏捏白雪圆润的脸颊:“相比之下,我更想加入骑士团,成为一名真正的骑士,而不是随便嫁给王室,再让他继承我的国家——哦抱歉,我不讨厌你的父亲,没有特指他的意思。”

“你为什么不愿意做个贤淑的公主呀?我父亲说,女孩子不能做骑士的。”

克里斯缇娜意外的觉得白雪手感颇好,又软又弹,便又轻轻拍了拍她的脸颊:“你知道‘吹竖琴的杰克’么?她不仅战胜了巨人,还得到了魔豆,她是女孩,也是世人所赞颂的英雄,女孩既然能做英雄,那就肯定也能做个好骑士。”

白雪盯着克里斯缇娜碧蓝色的眼睛,却入了神。

这是她见过的最漂亮的眼睛。

她小心翼翼地蹭了蹭那只有着薄茧的手。

4

克里斯缇娜穿婚纱的样子真的很漂亮,尽管白色衬得她有点黑。

白雪不管这些,她觉得克里斯缇娜穿什么都很好看。

城堡里唯一愿意和她好好说话,陪她骑马陪她玩的克里斯缇娜,她的克里斯缇娜,要属于她的父亲了。

仆人们甚至不敢在公主面前抬起头来,最近的公主在新王后面前很是收敛,像个真正的纯真的小姑娘,而外在愈是压抑,她的本性便愈是暴戾。

克里斯缇娜结婚那天,她挽着雅力士国王的手臂,穿着她并不熟悉的高跟鞋,小步小步地走向红毯,迎接着国内人民的欢呼。

明明是人生中最重要的婚礼,她却一点也不开心,克里斯缇娜很想把头上的白纱撕烂,永远离开这里。

她不爱雅力士国王,她知道,这个雅力士国王也不爱她,只想找个公主生小孩。

而她是个胆小的人,她想成为受人爱戴的英雄,却连反抗她的父亲都不敢。

克里斯缇娜不知道的是,在她背后提着花篮作为花童的白雪,眼底晦暗不明。

克里斯缇娜成为这个王国的王后的那一天,白雪十岁。

5

婚后的某一天,克里斯缇娜怀孕了。

举国欢庆。

玛琳菲森只承诺雅力士国王的第二个孩子是男孩,却并未承诺他能亲眼看着孩子出生。

第二天,雅力士国王却因庭院里的毒蛇撒手人寰,昨天刚欢庆的人们显然没缓过劲儿,将责任都推到克里斯缇娜身上。

“她一定是邻国的邪恶女巫,就是她害死了国王。”

白雪骑着马漫步在挂满悼词的街上,忽然听见了这样的话。

她引着马找了个僻静的地方休息,并悄悄放走了袖口里缠着她小臂的蛇。

她会像克里斯缇娜一样爱她的小孩,白雪想,有了孩子,她就再也跑不了啦。

傍晚的时候,克里斯缇娜和白雪一同坐在雅力士国王的棺前,尽管白雪哭的昏天黑地,两只眼睛也肿得像只兔子,她却觉得她并没有那么伤心——甚至,有些开心。

克里斯缇娜为自己的想法打了一个冷颤。

一定是怀孕的缘故,她想。

6

谣言传的铺天盖地,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克里斯缇娜是邪恶女巫,是她杀害了他们所爱戴的国王。

她并未去追究,也懒得去追究。

国王死后一切政务都交给克里斯缇娜去做,她天生不是做这些的材料,那些政务折磨的她头昏眼花,但她还是坚持下来,努力将国家治理的的更好。

因此大多数人只是骂她是邪恶女巫,顶多骂骂她女人的身份还想做领袖,却没有人说她做的不好。

她的肚子一天天大了起来,每天带个球跑,不能骑马,不能射箭,她过的很无趣。

太累了,她想,如果她知道怀孕这么痛苦,她肯定打死都不嫁人。

她现在却不想永远离开了,不仅仅是身体的不便,还有肚子里的小东西带给她的归属感,日益牢固。

白雪每天都会黏着克里斯缇娜,她会为她的小弟弟讲故事,唱歌,但克里斯缇娜总觉得这个孩子自失去父亲后就怪怪的,她看向她的眼神很奇怪,不像是对继母或朋友的眼神。

更像是猎物。

克里斯缇娜不敢细想,稍微想想就已超出她所能接受的预期。

克里斯缇娜唯一的乐趣就是让骑士驾车,载着她四处巡视,这样不仅能散散心,还能躲躲白雪,尽管很多人都怕她,骂她是邪恶女巫。

她在某一次巡视中,捡到个横在路中间,衣不蔽体的少年,他连话也说不清,见谁咬谁,像只野狼。

克里斯缇娜觉得他怪可怜的,光着屁股,被别人看了个光不自知,明明怕的发抖,还觉得自己凶巴巴的很有威慑力,嗷呜嗷呜的叫,像只刚会咬人的小奶狗。

于是大手一挥,将其捆绑结实拐回城堡,取名为兰姆。

7

白雪有一个秘密,她有一面魔镜。

那是她偶然在父亲的书房里发现的。

那个时候的克里斯缇娜还没嫁过来,她却已经在魔镜里见到了她。

那个和她截然不同,性情豪爽的女孩。

白雪心情愈发暴戾了,父亲的死并未为她夺得多少克里斯缇娜的关注,现如今又来了个兰姆。

可是白雪不能动兰姆,克里斯缇娜不喜欢她父亲,但她喜欢兰姆,她不能让克里斯缇娜伤心。

克里斯缇娜觉得兰姆蠢的像她小时候养的哈士奇,即使露出獠牙,生涩地叫嚣着要把她撕成碎片,也很可爱。

兰姆也十五岁了,应该是到了青春期,不大服克里斯缇娜的管教。

克里斯缇娜请人教他剑术,亲自为他设计武器,教他礼仪,尽管他仍会忍不住解开束缚的纽扣,为每天庭院里死去的动物祈祷哭泣,兰姆总归有个人样了。

她自己成不了英雄,但她希望兰姆能成为英雄。

尽管结果总是事与愿违。

8

克里斯缇娜生产那天,她几乎以为自己要死了。

她从来没有这么面目狰狞过,几乎吓到接生的侍女。

自此民间谣言再添一笔,女王不仅是个邪恶女巫,而且面相凶恶丑陋,生孩子那天竟一口吞掉身旁服侍的仆人。

只是克里斯缇娜躺在床上动都动不了,并不知情。

白雪一直守在她身边,手上被她掐出不少青紫的痕迹,只是盯着克里斯缇娜看,一声不吭。

克里斯缇娜看着皱巴巴像只猴子的小孩,嘟囔道:“真丑,就这么个小不点,折磨掉我半条命。”

她又盯着看了看,挑了挑唇:“其实也不算太丑,下巴也许会像我……”

克里斯缇娜不敢相信这个小不点就是她生下来的,她心里充满了浓浓的奇妙的感觉,她盯着她的孩子看了半天,才想起白雪来。

“白雪——啊!对不起,你的手没事吧?快去叫医生!”

白雪一愣,忽然开始颤抖起来,豆大的泪珠自黑漆漆的眼眸里滚落,染湿了她原本白皙无痕,现如今布满淤青的手,她突然开始哭,她从未这么伤心过,甚至无法抑制自己的情绪。

克里斯缇娜感受到她的悲伤,却无计可施。

白雪意识到她能用这个孩子绑住她的克里斯缇娜,但是她也突然明白,她的克里斯缇娜永远不会只属于她一个人了。

9

小王子爱德面容长开,水灵灵的十分可爱,不再是原本皱巴巴的小猴子样,他甚至和兰姆开始简单地学学剑术,克里斯缇娜却总觉得有什么不对。

每到清晨醒来,她的脖颈,胸口总会多出几道红痕,她已不是当年一心想做骑士的少女,自然懂多出来的这些是什么玩意儿。

白雪参加了骑士团,更像是满足克里斯缇娜的心愿,她一个劲儿地往上窜长,身高大有和兰姆比肩的趋势,她性子比小时候更加稳重了,至少动手的时候,再也没让兰姆发现过尸体。

白雪每天都会黏着克里斯缇娜谈心,聊她在骑士团里的生活,平心而论,克里斯缇娜很羡慕白雪,她生了爱德后,不仅要做个好女王,也要做个好母亲,因此很久都没碰过剑了。

母女谈心过后,白雪总会为她带些她亲手做的糕点,这一次克里斯缇娜谨慎地没真吃下去。

10

克里斯缇娜没熬得住,先睡着了。

她是被乳—啊—尖的痛楚唤醒的,她醒来时有一瞬间的迷茫,接着意识到有个人正压在她身上,一边啃她的乳—啊—头,一边把手往她下—啊—身摸。

克里斯缇娜的睡衣被丢到地上,她光溜溜地和那人贴在一起,那人的胸还不小。

她瞬间暴起从枕头下掏出手铐,把身上的人反身压住,将其手反剪背后拷住,一气呵成,来人并未料想她会突然醒来,并未防备。

“吃豆腐到我这里来了,你不知道外面的人都说我一口能吞掉一个仆人吗?”

克里斯缇娜穿上衣服,刻意不去想发痛的乳—啊—尖,点燃油灯。

却正对上那双黑漆漆的眸子。

就像她俩初见一样,互相盯着彼此,只是这双眸子现如今克里斯缇娜看不懂的欲望。

她手里的油灯直接摔到地上,摔了个稀巴烂,点燃了地毯的一角,燃起火苗。

11

“帮我个忙吧,兰姆,你是我唯一能信任的人。”刚指导仆人扑灭大火的克里斯缇娜脸上都是碳灰,她眉间皱着一团疙瘩,显然是遇到了什么想不通的难题,“带白雪离开这里,让她去见见外面的世界,当她——当她与现在有所改变时,再带她回来,无论她对你说什么,你也不要放她离开。”

兰姆虽然不明白克里斯缇娜所指的改变的真正含义,却还是愿意听从她的吩咐。

他并不了解白雪,他只知道这个女孩很黏克里斯缇娜,见到他也不怎么说话。

白雪见了大千世界,总归不会再与她纠缠不清的,她会好好做个公主,最后成为这个国家的女王,克里斯缇娜天真的想。

12

兰姆和白雪之间没有共同语言,他们偶尔会讨论下捕猎心得,但话题总是无法继续下去。

兰姆认为动物是神的宠儿,他相比人类,更爱戴动物。

白雪对比嗤之以鼻,却没表现出来。

兰姆除了这点以外,一直冷冰冰的,不大理人。

他在城堡里也差不多,只肯和克里斯缇娜说话,有时候会和白雪比比剑法,两人很少有交集。

兰姆带着白雪穿过森林,走到村舍,见到一对儿情侣手拉手说悄悄话的时候,白雪开始哽咽抽泣,任兰姆怎么拽,她一步也不肯动,她抢走兰姆的匕首,搁在喉间,把兰姆的手抓住放到匕首柄上,颤抖着:“杀了我吧,兰姆,求求你。”

兰姆第一次见她这个样子:“女王只叫我带你走,没让我杀你。”

“离开她,和杀了我还有什么区别!”白雪终于哭出声儿来,“你不懂的,兰姆,你没爱过别人,你怎么能懂我的感受?”

“你……你喜欢女王?”

白雪只是呜呜地哭。

兰姆尝试着安慰她,却什么话也说不出口。

白雪道:“我无时无刻不再想念着她,她却要赶我走,兰姆,求求你,杀了我吧,我已经两个月没见到她了,求求你,再时刻想着她,我迟早会疯掉的。”

兰姆看着哭的像只兔子的白雪,难过的流下滴泪来:“对不起,公主……我不知道,你这么爱她。”

白雪紧紧抱住兰姆,轻吻了下他的脸颊:“谢谢你,兰姆,祝你也能找到所爱之人。”

只有真情,能打动眼前这只狼。

兰姆却无意瞥见了她衣袖里探出的蛇,他反应极快,一刀砍掉了蛇的头。

白雪再度红了眼眶,一副惊吓过度的模样,什么也没说。

“蛇什么时候爬上去的?居然没咬你,”兰姆惊奇道,“是因为你能和动物说话吗?”

13

爱生气在酒馆里打牌,今天他的手气并不好,输光了他所有带来的钱。

坐在他对面的是个外表人畜无害的少女。

“我们做个交易吧,”白雪撑住下巴,“叫上你的六个兄弟,找到一个叫小红帽的人,或许现在是匹狼,如果他在叫兰姆的人的身边,就杀了他,如果没有,就拿走他的红斗篷。”

“而我可保你们下半辈子荣华富贵。”

白雪回来的时候搞得全身上下脏兮兮的,脸蛋上全是泥,克里斯缇娜正在哄爱德睡觉,唱着白雪总唱给他听的歌,她轻轻将食指放在唇边,白雪看着她,竟真的没吵闹。

克里斯缇娜悬着的心稍微放了放。

她看着熟睡的孩子,重重叹了口气。

年少不知愁,多好。

14

克里斯缇娜被公布囚禁的前几天一直在卧室里渡过,她守着她的孩子,教他认字击剑,哪里也不能去,安心做她想做的事情。

白雪处理政务要比克里斯缇娜容易上手的多,她或许天生就应该做女王,她替克里斯缇娜下了道永远流放兰姆的指令。

显然小矮人的行动没有成功,兰姆不仅活得好好的,还和小红帽搞在了一起。

白雪没能夺走兰姆的真爱,兰姆就不会继续宅在他的小木屋里,老老实实过完余生。

她这辈子都不想让克里斯缇娜再见到他。

只有杀了他,或者,毁了他。

白雪却再也没骚扰克里斯缇娜,克里斯缇娜有着大把大把的时间无法消磨,白雪不和她一起玩,爱德正处于闹腾的年龄段,她一会喜欢他,一会又被烦的不行,恨不得将他丢出去,可是爱德出入自由,丢出去也没什么成就感,只有她自己出不去。她除了欺负爱德就真的无所事事起来,她把所有能看的书看了个遍,却给爱德讲睡前故事时仍会忘词。

直到有一天,她在仆人送过来的书中发现了张契约书,那是一本魔法书,作者叫玛琳菲森。

克里斯缇娜看完后眉头又皱成个疙瘩,她拍了拍儿子的屁股,道:“帮妈妈个忙,你去外面抓点蜥蜴回来。”

15

克里斯缇娜人生中第一次对白雪发出了邀请,她不会做饭,也不打算要求仆人去做,只准备了一盘苹果,点了个蜡烛,渲染渲染气氛。

事实证明,白雪还是很高兴的,她几乎是一跳一跳地来见克里斯缇娜,灼灼地盯着她看,什么也不说。

克里斯缇娜手心里全是汗:“吃个苹果吧。”

白雪也不问,随手拿了一个,张口就啃,由始至终,她的视线都没离开克里斯缇娜。

克里斯缇娜紧张的问:“感觉怎么样?”

回答她的是苹果落地的声音。

白雪本身虽是个多疑的人,却从未怀疑过她,克里斯缇娜心头一痛,她把白雪拖到床上,紧紧抱住她:“白雪,我可是骑士,没有人比我更清楚怎样去拯救公主,我会找到你的纯真,然后……然后想办法让你醒过来。”

床上的人双眼紧闭,睫长如扇,发乌如木,肤白如雪,唇红如血,已然是个美人。

克里斯缇娜看的脸有点烧的慌。

16

事实证明世人的眼光是多么离谱。

玛琳菲森根本不是女巫,是个男巫——不,他根本不是人,是只龙。

克里斯缇娜提着剑冲进去的时候,玛琳菲森的小男仆正给他磨脚指甲。

玛琳菲森的基佬紫长指甲一下一下搔在小男仆下巴上,场面十分不忍直视。

克里斯缇娜不禁捂住了脸。

“我以为是谁大驾光临,原来是名声比我还臭的邪恶女巫,我这只有个小甜心,他这么瘦瘦弱弱的,你顶多塞个牙缝。”

克里斯缇娜的食指中指并在一起,无名指小指并在一起,中间开了个小缝:“我想要回白雪公主的纯真。”

“拿什么换?”玛琳菲森嫌弃地看了眼克里斯缇娜,“我这里不回收送出去的小孩。”

克里斯缇娜狡黠一笑:“我用菲利普的行踪和你换,我来的路上见到他了,想必也是在找你。”

玛琳菲森瞬间没了笑容。

过了一会,玛琳菲森突然又挑唇道:“我的沉睡咒,只能用真爱之吻破。”

克里斯缇娜瞬间没了笑容,满脸通红。

17

克里斯缇娜回国的第一件事是把追捕兰姆的通缉令给撤销,处理了一堆近些日子剩余的烂摊子。

她头一回希望政务永远也做不完。

等她真正空闲下来后,她就搬了个板凳,在沉睡的白雪公主面前抓耳挠腮。

白雪的纯真已经归还,按理说,她不应该再会喜欢她,克里斯缇娜想,她或许得去为她找个王子试试。

她盯着白雪正入神,却被一记重物扑倒,她看着白雪的脸在她眼中逐渐放大,最终定格在她再度张开,漆黑的眸子中。

爱德这小子真是欠收拾,克里斯缇娜透过那瞳孔,看着自己放大一倍的,狰狞的脸,想,能再看到她的眼睛,值了。

18

白雪顾忌克里斯缇娜的脊椎,把爱德小小教育一通,丢出了卧室,留克里斯缇娜单独面对她,一时气氛十分尴尬。

白雪的眼里多了很多东西。

克里斯缇娜第一次见到那双眸子里有了温柔,心几乎要跳出嗓口。

白雪轻轻撩开克里斯缇娜额头黏湿的长发,深情地吻着她的脸颊,最终停留在唇上,逐渐加深。

克里斯缇娜被吻的喘不过来气,她一把推开白雪,喘道:“你知道我的苹果里有沉睡咒?”

白雪点点头,又凑了过来:“我知道,我什么都知道,我愿意为你做一切事情,包括被诅咒。”

克里斯缇娜眼圈一红,轻轻抱住了白雪。

她瞥了眼克里斯缇娜卧室里的落地镜,她不知多少次躲在魔镜后,透过落地镜,偷偷看她的脸。

白雪只能预见部分未来,她甚至不知道,克里斯缇娜是否会爱上她。

而现在,克里斯缇娜将永远属于她。

评论 ( 1 )
热度 ( 65 )

© 雁归鹿门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