各位江湖再见。

此号已废

发现了一个细节

三周目笑容暴击

hhhhhhhhhhhhhh

发现了一个小彩蛋

暴风雨哭泣

我真的希望自己也能写出触动人内心的文字啊!

王春燕将手扣到他肩上,一下一下地顺过后颈,她最终双手环住了他的肩,头靠到他肩膀上,试图让他心里好受一些。

“是的,”王耀松了手,揽住王春燕的腰,轻轻吻住她的发旋,仿佛唯有这片刻的安详能使他暂时脱离痛苦,他闭上眼睛,“大姐,不管你怎么想,我都愿为你做一切事情。”

继续摸鱼,写了一个想写的情节

王耀停了车,他眼里甚至带着王嘉龙从未从见过的关怀,和他看不懂的焦虑和急切。王耀这副模样是不正常的——王嘉龙隐隐约约察觉出事态的严重性,但他此时却不想再妥协了,从王耀将报纸撕碎的那一刻起,他就不打算再退缩。王耀按住他的肩膀,道:“大哥只求你这一次,你去了学校,不要同同学讲太多,不要管太多事,早些回家。”

王嘉龙不做声,一根根地掰开他的手指,直接下了车,他再也没回过头。

沉迷摸鱼(王嘉龙

王耀随王春燕出门,一路上王春燕都没讲话,停车在外面候着的是王嘉龙,王嘉龙是王耀同父异母的弟弟,他母亲连二房都算不上,不过是王耀父亲年轻时惹下的风流韵事,他自幼被扔在北平,除了同王春燕亲近些,与其它王家人关系说不上亲厚。

王嘉龙半张脸埋在格子围巾里,只露出冷淡的眉眼,他手里拿着份晨报,刚刚或许在读,只是见到王耀出来后又将报纸收到袖子里去。他向来不拘言笑,也不爱讲话,或许是因为身份的原因,始终与他人带着淡淡的疏离感,他们互相见了面,王嘉龙并未问好,王耀也并不打招呼,只道:“将你袖子里的东西给我。”

王嘉龙不做声了,他不能忤逆长兄,但确实又不想给,他只能向他妥协,他习惯了,因他总是这样做。王耀便...

© 雁归鹿门 | Powered by LOFTER